ouo风小城

文笔不是很好...承蒙大家厚爱和观看...真的很谢谢你们..
个人萌的cp有瓶邪 黑花 喻黄 伞修 晓薛 曦瑶 杰园个人吃可逆不可拆,有洁癖

围城(8)

*末世向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进的车内,只知道薛洋已经被丧尸咬的鲜血直流

而金光瑶也手臂上也被抓伤的一片模糊

他把注射器和和溶液一股脑的丢到薛洋面前道:“自己打,现在刚好是机会”

薛洋现在可是重伤,可还是笑嘻嘻的瘫在副座上道“这么严格的吗?”他抬起自己软绵绵的手,把液体注射进了自己体内才道:“你被抓伤了咋办?”

金光瑶举起一只手道:“有袖子,他们发现不了的,我不信除了蓝曦臣外还有人敢让我漏胳膊”

薛洋哼了一声“万一呢?”

“没有万一,我给蓝曦臣的安眠药起码得让他睡个三天吧”金光瑶弯起嘴角,一脸得逞的笑意

“啧啧啧,坑害亲夫?”薛洋留下这一句话,就昏了过去

晓星尘已经在门口等好久了,这个点,清扫的部队早应该回来了,可薛洋形单影只的,他要离要去,晓星尘全都不知道,刚刚他去他的房间找他,却连回来的痕迹都没有,降灾也没有放在这里

晓星尘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想去寻,可这个市区又这么大,怎么寻?

只好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从远处跑来一抹淡黄,背上还背着一个,晓星尘定睛一看,昏迷那人是薛洋

他心下一沉,直径掠了出去

金光瑶一看是晓星尘把薛洋交给晓星尘说道:“带他去救助,我去找人要血”

晓星尘听都没有听,抱着薛洋就往医疗室跑

金光瑶在血库中寻找着薛洋的血型,他扫了眼后面跟着的医生

“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找”

医生们听后,双双一视,就出去了

金光瑶看了看比平常粗了一圈的针头,拿起采血袋和针头就往自己血管上面扎,他看着自己的血液缓缓的流入采血袋里

“薛洋啊薛洋,你必须给我挺住”

急救室外的晓星尘现在就仿佛热锅上的蚂蚱,座也不是站也不是,现在的他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他把薛洋抱过来的时候,他全身都在发热,温度就像要烧起来一样,他真的怕下一秒钟他就会燃起来

手术室上的灯牌简直红的刺目,和薛洋残留在他衬衫上的血迹一样

不过一会,就有人出来“血呢?没血怎么开始手术?”

晓星尘愣了愣,才恍惚想起抱薛洋来时金光瑶说要去找血

现已经等了好一会了,他人还是没来,晓星尘便露出胳膊“抽我的,我和他血型相同”

“等等!”

来人不是金光瑶,而是苏涉,苏涉把冰盒递给医生:“血送到了,快点进行手术吧”

医生连忙点点头,转进了手术室

晓星尘目视着医生进去,足足看了一分钟才收回目光“敛芳尊呢?”

苏涉揉揉脑袋:“他说很累,就回去休息了”

晓星尘皱皱眉头“他们去了哪里,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苏涉烦躁的回道:“关你啥事啊,连最高指挥官的下落都要打听?”

晓星尘一听这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点生气,他语气含怒道:“那份合同,本应该会有我的手印,我不过是看薛洋在金光瑶的队伍里才没有过多干涉,没想到现在居然弄成这副样子,你觉得我该不该问?”

苏涉听了这话下意识的颤了颤,他居然忘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晓星尘可是几年前清扫的重大功臣,是为数不多有特免清扫的人

也是金光瑶最不想针锋相对的人

听闻这次清扫名单本就没有他的名字,可在临近几日事突然要求加入,倒是把众人弄得一头雾水

不过有这么一尊大佛要加入,大家当然是热烈欢迎

苏涉冷汗突然就冒下来了,能从前几年那场清扫出来的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晓星尘这种请求再次加入的少之又少,在这区的说话权利想必都很高

只不过他一直不介意,大家也逐渐忘记了,这个家伙才应该是军区的最高执行官

他匆匆避开晓星尘质问的眼神“你可能可以问到,我就问不到了”

说完拔腿就走了

晓星尘看了看苏涉又看了看手术室还是决定等在这里

约三小时后,天边都开始微微泛白医生才从手术室里出来

连身上血都没有擦,就跑出来报告好消息

“少校放心,已经脱离危险了!大约明天就可以醒”

听到这话的晓星尘如释重负,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他在重症病房外等了一整天,总算是在临近晚上的时候等到薛洋醒了

医院的病床不多,加上晓星尘不是很愿意把薛洋丢在医院里经过医生的同意他还是把薛洋带了出来

“你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没想到薛洋下一秒就把他手给拉住了

晓星尘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薛洋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好像......想起来了.....”

经过他们的一番对话,他们总算把一切都对上了

“所以你主动参加这次清扫....是为了我?”薛洋闻道

晓星尘点点头才道:“你当时失踪后,我就到处找你,最后没想到一年后你却出现在金光瑶那边....”

薛洋听后张张嘴“可真是....你怎么这么傻”他揉揉脑袋,心下却泛起一丝庆幸

幸好...幸好你参加了

晓星尘缓缓的揉着薛洋的手掌,时轻时重的力度捏的薛洋很是舒服,他笑嘻嘻的去抓晓星尘的手指,他两的手指上都有一层厚厚的茧,都是练剑留下的痕迹

可他两还是进行着以前的那些小动作

不合时宜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正是金光瑶

晓星尘现在看着金光瑶就来气,不过还是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好脸色却是消失了

薛洋捏捏他的手掌委屈道“我饿了”

晓星尘听后柔声对他说“你等着”

目送晓星尘彻底出门,薛洋才收回眼光正视金光瑶淡淡的道“我要毁约”

金光瑶听后,面色沉了沉:“怎么?你真跟晓星尘有一腿啊?”

薛洋挨了一句,默默不说话,金光瑶见状又慢慢吊着嗓子道:“你不说...那我就......”

“你敢动他试试?”薛洋听后面露凶光恶狠狠的对着金光瑶威胁

“好好好,不动,不动”他双手抬起,式投降状“不就留他一条命而已嘛”

围城(7)

*末世向

休闲的一天都过得很快,甚至没怎么注意,第二天就到了

大家例行去了整备场听聂明玦疯狂叨叨

可,今天上台的人,换了一个

薛洋弯起嘴角,像早已预料到这件事情一样,眯着眼睛,等待着众人的骚动

等那一抹鹅黄在台上站定,底下的喧哗声彻底到达了顶点

金光瑶淡淡的看了看台下充满争议的群众,淡定的从荷包里掏出那张写满字迹的纸张“大家稍安勿躁,我只是代理最高执行人,不要忘了,泽芜君和赤峰尊活着呢,不会随意就把事情交给我一个人独自管理的”

金光瑶在台上说句句在理,倒是把一些人的情绪给安抚下来,可还是有些不认帐的前辈,他大声喊着:“你不过是被外族接回来的杂种而已还想管理我们?”

金光瑶也真的算脾气好他用手捻着那张纸,转给那个人看“不是我想,是他们都同意了”

那人走上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纸上印着的三个手印,哑口无言的看着金光瑶“你...你”了半天,最后不甘心的“呸”了一声,转头就走

没办法,在这里,权利大过一切,不可能和自己的命过不去吧

薛洋靠在杆子上默默看了会,就离开整备场去取降灾准备出区围剿

蓝曦臣本就极其信任金光瑶,加上自己的腿受了重伤,很爽快的把自己的权利交给了金光瑶

而江家的江澄,本就不爱管事,想着金光瑶又是金凌的小舅舅便也把权利给了金光瑶

至于聂明玦...呵....

谁管他?

薛洋拿着降灾正蹲在地上,他正无聊的数着地上变异的蚂蚁,最后他还是冷哼一声,一脚踩了上去,至于踩死了多少?这种渺小的生物,薛洋才懒得管

他极不耐烦的跺了跺脚,才默默骂道:“死矮子怎么还不来”

这句刚刚出口,金光瑶就踏着军靴啪嗒啪嗒行态悠闲的缓慢走过来了

薛洋面色不善的回头向金光瑶嗤道:“怎么,当上了最高执行官就给我摆架子?”

金光瑶无奈的摊手道:“你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堵我门口,我能这么快解决已经很不容易了”

薛洋呵了一下,抱着降灾问到:“东西搞到没?”

“当然”金光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微笑道“把这东西搞到手可不容易”

他俩行车寻着导航来到了市区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这里杂草丛生,灌木长的飞快,高度都是齐薛洋腰高,又粗又硬,细细看来还泛着一丝不正常的红,顶部还有一些绒毛,估摸着应该是孢子之类的东西

地面已经干涸,裂缝都有硬币厚度那样宽,草就弯弯曲曲的从缝隙里生长出来

薛洋厌烦的用降灾割着眼前的灌木

这种草,不割根本就走不进去

金光瑶跟在后面细细的看着地上的裂缝:“奇怪,明明没有养料,这些草是怎么长这么茂盛的”

薛洋边砍边回:“鬼知道,等一下进去估计就明白了吧”

金光瑶点点头便低头看着眼下的路,接着,他钝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等等,那是什么?”

薛洋向他的目光望去

好像看见了一只断手,这东西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只有从皮肉里透出的白骨才依稀猜得出应该是只手掌

他们好像有点懂了,这篇土地的养料是什么了

终于越过过了那条又长又难走的空地,他俩终于走到了面前这座庞大的铁门面前

这扇门上的油漆早已脱落,漏出的铁被风吹雨打的生锈泛黄,用手摸一把还会摸上一手的碎屑

金光瑶把钥匙丢到了薛洋手上,接着就抽出了恨生,准备着一切危机的来袭

薛洋也十分警惕的开了锁,听见“啪”的一声,锁芯落下

“要开了”他提醒道

薛洋缓缓把门推开,这废弃的试验场就马上要被暴露在阳光下

才刚刚开门,就有一条狭长的通道,四周都是用水泥加固,空气十分潮湿,走进去就泛着阵阵寒气

薛洋把电闸给拉了开,电灯就像被点燃的炮竹似的一路衍生到尽头

地上到处都是实验所用的草稿和一些高配置的药水,包括现在已经研制出来的血清样本

他两一路顺着通道向地底走,泛白的灯光照的人直犯怵

这里岔路和多,但幸亏有标识和路牌,不然总归得迷路

他们走到了一处实验点

这里全是培育仓,脚踩在地上黏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蒸发留下的东西

薛洋和金光瑶四处翻找,每一个柜子,每一个箱子,甚至培育仓内,找着他们想要的东西

“薛洋”

“金光瑶”

他两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字,然后看到了对方手上的东西相视一笑

“找到了”

金光瑶把那瓶溶液递给薛洋

薛洋把那叠报告交给金光瑶

“可别让我失望啊,我的“joker””

“彼此彼此”

他们正准备出这座实验场,水泥墙便开始震动

“怎么回事?”薛洋问到

金光瑶“嘘”了一声,用手摸上了那面墙壁“震动是从对面传过来的....这面墙,是空的!”

金光瑶立马拉着薛洋往外跑,边跑边喊“快走,那面墙要塌了”

才跑走数十秒,就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那面墙果然踏了,接着这座试验场从内部开始爆炸,有一番要把这里炸毁的驾驶

不...就是要把这里炸毁

他们出了试验场,却发现外面的景色完全不一样了,路还是那条路 可那些草早已变的通红,天上还飘散着他们的孢子

什么养料充足?

这些东西就他妈的是已经变异的植物!

他们一路冲向了越野车,却发现那辆车已经被丧尸包围住了

而刚刚拍水泥墙的东西就是这些丧尸,刚刚被薛洋开电闸的动作给刺激醒了

金光瑶看着这一切脸色阴沉,他骂了句“可恶的混蛋”

而这话也不知道是骂给谁听的

他俩一路冲上去扒拉开那群丧尸,现在已经没时间管怎么把他们杀死了,因为太浪费时间了,现在只能快逃!

薛洋象征性的向金光瑶说:“别被咬到”

金光瑶撸起袖子笑道:“这个时候还在乎这个?”

卧槽 求求你们不要看我以前的文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看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把原来的道长还给我(5)

*太子晓x无忧无虑薛

*山海经图背景,所有异物均可在山海经中查找到

可惜,晓星尘自从那天后就忙的前不着地后不找脚

他唤人把那只戒指送给薛洋后,便准备起了清谈会的事情

自薛洋接过那只尾指,他便每日都带着这东西了,他随手招来一只小鬼试探了自己的修为

然后他发觉自己还是可以顺利使用出来自己所学的各个招数的

便默默收下了这个礼物

薛洋从窗边跳了下去,三两下的蹬上了屋顶,跟着那只自己召的小鬼追去,而那小鬼去的方向正是远处的皇城,薛洋要查的当然也是晓星尘的身世

“薛洋?”

薛洋听见有人叫他奇怪的回头望了望,却见穿的一身金的人正试探性的叫他

他迟疑的开口道:“孟瑶?”

结果那人用食指竖在了自己嘴唇前

这是他们还在山上才会打的暗号

薛洋便立马禁了声,他三两下的跳到了他跟前从头到脚把他扫了个遍“你.....”

接着他又注意到了金光瑶穿的衣物,想了想便知道了,他现在应该是金陵的皇子,哪知道当时和他在山间疯狂打闹的金光瑶居然草鸡变凤凰,一下窜上了梧桐树

薛洋挑挑眉啧啧两声,便被金光瑶拉到了暗处

这每个国度都有不同的标志性颜色

比如平遥国就是纯纯的白,而姑苏则是淡淡的蓝,江家却是一身从头到脚的雪青紫腰间还配有铃铛

而其中属最显眼那必定是金陵的金色了

他们家那袍子,绣工和版型先不说,单单配饰,就有足足四种

哎,真应该说是身朝湖水吃穿不愁吗?

薛洋见四处没人了才问道:“你咋回事,怎么成金陵的皇子了?”

金光瑶听后才道:“现在没时间说这事,你怎么下山了?”

薛洋老老实实答道:“老头子死了我还呆在山上干嘛?”

金光瑶听后急道:“那你的劫怎么办?”

薛洋耸耸肩无所谓道:“还能怎么办,看着办呗”说着就抓出了袋子,从哪里面挑出了一颗糖果

金光瑶想了想便从乾坤囊里掏出一大把银子塞到了薛洋怀里“你,现在快点租船去金陵,在皇城外等我回来”

薛洋倒是没有推辞那袋银子,毕竟没谁会和钱过不去,他见几个月神情急迫,也顾不得其他,顺手就把钱收了起来点头道:“行,我明天就出发”

金光瑶咦道:“有什么忘了?”

薛洋嗯了一声回:“嗯...差不多吧”

清谈会的举行时间半月有余,薛洋便在这半月去了金陵

晓星尘曾抽空出来寻他,可寻到的只是一张纸条和一笔带过的去向

时光飞逝,三年又过去了

清谈会又即将开始,而这次举办这次清谈会的地址则是金陵

在这三年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先是金陵的长子误食毒物痴傻,再是太子得病死亡,最后居然把皇位传给了一个从外面接回来的一位皇子

再没有过多久,皇上也驾崩了

那位皇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帝王

而金陵现在留下的唯一继承人居然是前太子金子轩的儿子

晓星尘叹着世事无常,踏上了去往金陵的路途

虽然金光瑶当上了帝王,这次接见的却也还是他

毕竟刚刚上任,现太子还小一切都由刚刚上任的金光瑶操办

金陵财大气粗,他们才刚刚抵达,就被送到一间十分豪华的客房中,晓星尘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总归是有些好奇心的,他理了理衣服

就往最繁华的街市走去,金陵的有很多平遥没有的东西,晓星尘看着也很有意思,全部都下意识的买了下来收进自己的乾坤囊中,他觉得如果薛洋有一天回平遥的话,他会拿出这些东西给薛洋看

就怕他到时候身边多了一个陪他一辈子的人....

他想到这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这已经成为他这么多年来的一个习惯

每次思考问题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摸这枚戒指

“客官,您要的糕点是在这吃还是带走?”店小二端着那装糕点的盘子问到,晓星尘愣了愣才说:“不用了,就在这吃吧”

他刚刚好像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影子.....

可能是看错了吧......

他对自己这样说

他一口一口的慢慢品味着糕点,余光下意识的往旁边扫

这次他看清楚了,没错,就是薛洋

晓星尘连忙站起来想追上去,可是下一秒,薛洋就闪进了人群中,他想他绝对没有看错,他小指上的那枚戒指和他的是一对

晓星尘安慰自己,反正要在金陵呆上整整一个月,实在不行就恳求一下金陵的圣上,他记得,应该叫金光瑶吧.....

晓星尘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可还没有去皇宫请求这件事

他就已经和薛洋见到了

一般客人来到他国都会曾于礼品,晓星尘当天就是去送礼的

他去时,已经可以看到各种礼品堆得满后院都是,他侧了侧身,通报了一声就进了寝殿

“他们姑苏人都这么开放的吗?”

“你别瞎说!”

才刚刚进屋,晓星尘就听到了这句对话

虽然很久没有听过,但是他瞬间就认出来是薛洋的声音

他疑惑的向里殿走去就见薛洋端着一个空盒子,而旁边的金光瑶则拿着一条抹额

金光瑶见晓星尘进来了,忙叫下人给他下座,并把那条抹额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薛洋见是晓星尘连忙三两步就跨了过去喜道:“道长,好久不见!”

见薛洋比他反应还大,晓星尘也不好另做表示把薛洋拉到他身边坐下:“你这些年去哪了?让我好找”

薛洋嘿嘿笑了两声,那样子真的令坐在首位的金光瑶牙疼

“你和太子是朋友嘛,我就猜你会来金陵,索性我就待在这里不走了,就赌着你会来这”

“朋友?”金光瑶疑惑的看了晓星尘一眼弯起嘴角“朋友呀~”

围城 6

*末世向

*结局不知道是什么

薛洋不知道那只狗被送到了哪里,也不在意,他把狗带回来也只是一时兴趣,剩下的?谁会在乎

在这座巨大的感染区里,谁都不会在意谁,除非是关乎到自己生命的事

清扫是每天都要进行的,政府不会放着人民的性命不管的

这冠冕堂皇的官方说辞倒是让一群人都万分信任他们

可是在围墙中的他们,都知道

只不过是害怕病毒感染出去,威胁到他们的性命罢了

他们每天都进行这这件要命的活动,谁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拼了命的护着自己的性命

不过当然也有例外

晓星尘,这次清扫他是自主回到感染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想为民除害?

薛洋表示不明白,而且更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盯上了自己

他发誓,他真的没有惹过晓星尘,他一直都很乖巧的.....

好吧...只是某些时候

薛洋真的不懂晓星尘的脑回路

明日又是注射血清的日子,居住区的大家都很开心,因为终于又可以休息一天了,等药物作用最少也要等待16个小时,也就是说,在这一天内,居住区是全封闭的,丧尸也不会挑这个时候进来

对于难得的休息日,自然都是去做自己想干的事情,睡觉,进食,做爱,读书甚至在地上打滚谁都不会觉得奇怪

毕竟....难得的休息日

晓星尘是比较靠前打血清的,他来的时候就见薛洋一脸苍白的抚墙走了出来

晓星尘皱了皱眉,把他拉住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薛洋摆摆手回道:“没事,就是头有点晕”

晓星尘还是有放过他:“你去医务室看过没有?”

薛洋无所谓的答:“真没事,就低血糖”

晓星尘一听就觉得不对他一把就把薛洋拉进他的怀里说:“你以前可没有低血糖”

薛洋莫名其妙的看了晓星尘一眼:“我们以前真见过?”

晓星尘连忙回道:“我们以前关系很好的”

薛洋听后点点头了然“这样啊.....”

晓星尘还想接着问,却觉得自己身上一沉,薛洋整个人就倒在了他怀里

吓的他连忙把他抱起,推开人群就往医务室里面挤

用着上校的职权很快就搞到了急诊的资格,给薛洋诊治的老医生也的确说是低血糖,要晓星尘给他吃点糖就成

晓星尘明白薛洋一天到晚都拿着那个糖袋子,当然是糖不理口,如果吃糖真能痊愈,那不知道多久前就已经好的完全了,看来只单单在这里是没有做全身检查的条件的

他边这样想着,就有人亲自送血清过来了

血清的颜色整体呈现偏橘的色彩,放在日光灯下还可以微微发现点红色

也不知道往里面加了点什么东西,居然真有用处防止病毒的感染和入侵

他找来了一支注射器,把血清慢慢注射进自己体内,温热的体内被注射了冰凉的液体当然不会舒服,可谁都没有矫情

因为谁都知道,这东西,是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免死金牌

晓星尘和薛洋共处在这间狭小的休息室里,这里只有一间窗户,还被铁条给焊的死死的,阳光透过缝隙从外界挤了进来

或许只有这东西,才和感染区外的同胞一模一样吧,晓星尘向往着外界也向往着生活,更向往着不被拘束的世界

其实,也挺羡慕这束阳光的

但现在和薛洋共处在这里也不错

不....不是不错,是很好

他并不不觉得房间狭小,甚至给了他更多的安全感,更让他觉得,心安.....

这样一个活着的薛洋就在他面前,令他觉得心安

也不知道这些年他失踪到了哪里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加入了清扫的队伍

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会变的这么差

明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低血糖,就连经常犯的胃病也很久不没有再出现

而现在...小小年纪各种坏毛病全部都暴露出来了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薛洋醒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右手已经被压麻了,他从床上座了起来,拍了拍旁边睡着的晓星尘“喂,醒醒”

晓星尘就着这个姿势趴了一天,现在才直起腰顿时觉得腰酸背疼,他连忙站起来活动了一下

说道:“怎么样,感觉好点没?”

薛洋虽然晕倒了,但是起码记忆还在,估摸着应该是晓星尘把他给带到这里的,按这样算,他应该还欠他人情,虽说十分不情愿,但还是随他去了食堂

今天是唯一一天不用按着大家行动的日子的日子,所以食堂没什么人

有人见薛洋进来了,连忙端起盘子扒拉两口饭就走了

不出一会,这食堂就只剩他们几个人了

晓星尘对此也表示十分无奈,他对着坐在椅子上的薛洋道:“你等等,我去点菜”

薛洋暗中腹诽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不过看着晓星尘帮了他一次就勉强一下吧

不出一会,晓星尘就端过来几盘色泽不错的菜品,不过,一看就知道不是食堂做的大锅饭

“你做的?”薛洋夹了一筷子白菜问道

晓星尘点点头,把糖醋里脊推到了薛洋面前,薛洋挑眉问道:“你既然都说了我们以前认识,不如说说我们以前的事?”

晓星尘扒了一口米饭,笑着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平常的一些琐事,你听了后怕是要睡着”

薛洋夹了一筷子糖醋里脊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才发现,这菜做的很是符合他的口味,他想了想,晓星尘所说的以前见过他,怕不是是真的,不然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口味如何

而且看他对自己的了解来看,应该是和自己以前的关系非同寻常的好,不然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薛洋用筷子指了指那盘糖醋里脊:“这个菜,做的很好吃”

猫咪观察日记(长期番外)

*正文已完结


最近的阿箐发现

自己在家里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甚至有时候叫自家两只猫的时候他们都不肯回复的

被星星遗弃了老久的老母亲阿箐决定逆袭


这天,晚上他偷偷摸摸趁机星星不注意,把洋洋叫出了窝


阿箐当然知道如果当场把洋洋抱走星星一定会当场醒,于是.....

“洋洋.....洋洋.....”←这是阿箐老母亲的叫声


窝在星星白毛里的洋洋不愿意的扭了扭自己的身体,而耳朵还在接受着阿箐的呼喊一下两下的抖动着

他叮咛一声,想把自己的意识埋进更深的梦境中,结果自己脑袋上的触感根本不让他安心睡觉

他唔喵一声抱怨似的睁开眼睛,就看着阿箐招手让他过去

洋洋摇摇脑袋,疑惑的走到了阿箐身边,好看的眸子里满是疑问

阿箐见洋洋走了过来,顿时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

洋洋走向她的步子一僵,想跑回星星身边已经晚了,他被阿箐连猫带毛整个猫全部给抱回了她房间


洋洋:???干什么?


星星醒的时候下意识的往旁边蹭了蹭,却发现根本没有东西

他一个灵激立马就醒了,四处望了望都没见到自己小媳妇的影子

星星:卧槽,我的洋洋呢,那么大一个洋洋呢?


星星叫了一下,却没有听见洋洋应声,他跳出了房间,可还是没有看到那促黑色的影子,他想了想便跑去找了阿箐

他用爪子扒住阿箐的裤子,喵喵的乱叫

“找洋洋啊?”阿箐笑眯眯的看着星星

星星见阿箐这语气就知道洋洋的失踪绝对和他有关,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她

阿箐神秘的笑了一声,转进房里用两只手把洋洋给抱了出来

洋洋正睡着,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

星星见洋洋没事,顿时就放松下来,可他又不愿意吵醒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阿箐手上的洋洋,伸出爪子想够却因为差距太大,怎么却也够不到

急的星星直转圈


阿箐看的有趣,把抱着洋洋的手低了低,星星立马又用爪子抓

循环了好几次,星星才发现自己被耍了,不善的朝阿箐喵喵两声

阿箐笑嘻嘻的把洋洋带到了她的房间


阿箐的房间,是以前星星常去的地方,因为阿箐每次起的都很晚,而通告和工作都很早,所以每次都是星星去叫他

但是洋洋来后...

星星再也没有去过他的房间,甚至现在赶通告啥的都无所谓了,看星星的样子巴不得永远不去工作,就在家里呆着算了


这次为了洋洋,星星终于,好不容易的,踏进了阿箐的卧室(为什么星星踏进女孩子卧室我要写的这么隆重....)

阿箐把洋洋放在垫子上,星星立马就凑了过去,左嗅嗅右嗅嗅见他身上还有自己的味道便放心下来


过了会,洋洋也终于醒了...

啊,美好的一天....


???


哎!等等,星星这么把洋洋扑倒了阿

哎,怎么又咬上了

哎,等等...我还在这里呢...

......


今天的阿箐依旧没有存在感


猫咪观察日记(长期番外)

*正文已完结

猫咪一般会在很舒服的情况下才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而这种声音一般都会在猫咪睡觉的时候发出

但是,如果是在一个不舒服的情况下睡觉呢?

自从星星和洋洋在一起后,洋洋都会等着星星回来再睡觉

而最近正处于服装旺季,而相同的,星星接的通告也相对赠多,同样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每次一回来就会看见洋洋打着哈欠踹手手的看着阿箐

阿箐连忙把笼子放下,打开了门,星星就飕的一下窜了出来护着洋洋就去睡觉了

这天,阿箐也同样很晚才回

刚刚打开门,却没有见到洋洋那双镭射眼,心下遍觉得奇怪

因为猫的眼睛会在黑暗的情况下反光,正巧阿箐每次回来都会看到,他才刚刚把灯打开就见洋洋站立在大厅的毯子中间,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嘴里还在呜呜的叫,来表示自己这样并不舒服

他的耳朵抖啊抖,脑袋左撑一下右撑一下,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毅力让自己不要倒下

阿箐看的咯咯直笑,举着手机拍呀拍,才没拍几秒,就被星星一身大白毛挡住了镜头

那双有着星辰大海的眼睛盯着镜头,同时也盯着看着镜头的阿箐仿佛在说“不要拍了”

阿箐笑嘻嘻的道:“没事啦,让我拍一拍,你不会这都舍不得你的小老婆吧~”

星星喵了一身,又靠近了洋洋一步,让他正在左右摇晃的脑袋搭在了他身上

阿箐见星星不愿意毫无办法,用食指点了点星星的脑袋“忘恩负义!”

第二天阿箐起来的时候见这两只猫没有回窝就躺在了大厅的地毯上睡着

便知道了星星应该是怕吵醒洋洋,就这样让他垫在了他身上睡

阿箐想了想叹了口气,拍了一张照片po了出来

“各位金主姥爷们,为了我家这对小夫妻还是少给我们一点太晚的工作吧~”

师兄,嫂子跑了(番外)

*没了 溜了

嗨,大家好,我是潇潇

我和平常的人都不一样,我有两个爹爹

阿爹叫晓星尘爹爹叫薛洋

而我的名是阿爹起的两个字“佩潇”而我的字则是瑶爹爹起的叫“子潇”

至于你问我为什么不让爹爹起?

呵.....

不过大家都比较喜欢叫我小名“潇潇”

我的两位父亲可是道侣哦!他们在一起都好久好久了,虽然平时会有意见上的争执,但一般第二天后就会像翻篇一样,和好如初

我不是很懂,我以前曾见过平时人家的小夫妻,他们一闹脾气就会好久不理对方,甚至十天半个月都不会说句话

可他们不一样

我在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抱着我出去玩,不过现在想想应该是夜猎,可他们每次气氛都不一样,可能只是把夜猎当成了游玩

这或许只是证明他们感情的一种方式吧

爹爹生气是很没有规律的,起码我这样觉得,或许是仗着阿爹宠他吧,他才会这么肆意

那一次夜猎,阿爹差点就失手跌下了悬崖,不过幸亏他反应快,抓住了旁边的藤蔓

我当时在想,如果阿爹真的掉下去,爹爹会不会跟着殉情,当天晚上我就问了他

可是他摇摇头,揉着我的脑袋才答道:“不会的,再怎么样我也会把你养大的”

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歪着脑袋懵懂的看着爹爹复杂的神色,后来我才知道爹爹没有父母,小时候是流浪的,或许他不想让我变得向他一样吧

不过,就算这样,爹爹也曾让我强记下来去往抱山和云深不知处的路线,或许是他害怕有一天他也遭遇不测,我就没有了人照顾

阿爹皱着眉把我两拉到怀里责怪着我:“怎么说这样的话?”

我瘪瘪嘴,却也没有反驳

当晚我正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透着烛火就看见爹爹抱着阿爹低低的正说着什么

然后我就听见阿爹清朗的声音模模糊糊的说:“不要这样了,好吗?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他的手顺着爹爹背后的发丝,感觉像是要把每一根头发顺遍一样,爹爹窝在他怀里没有说一句话

我发现和阿爹呆在一起的爹爹越发的懒,可离开阿爹的他却异常的强大,虽然武力值没有阿爹高,但是懂的却比阿爹多

他们教给我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爹爹常常告诉我要先保全自己再去想一些别的,再不行就动手打

而阿爹告诉我的是要尽力帮助别人,每个人都有苦衷

我表示谁的我都不想听

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两个这么矛盾的人会走在一起,这或许就是那不由言说的喜欢吧

躺在床上的我,听到了唇齿纠缠的声音,我翻了个身,把意识埋进被子了,不管了,睡觉

爹爹的仇家还是有蛮多的,可大多都是和他不相干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人管闲事,打着说要为民除害的声音,其实连一面都没有见过

爹爹是个不服输的人,可阿爹是个讲理的人

每次爹爹都想拔剑和那些人打,却都被阿爹拦住了

经过长时间的交流,对方先是哑口无言的看着爹爹,然后神色复杂的目送着他们离开

当然也有不讲理的,不过那些人一般都没有再见过第二次了,估计是被爹爹给洗了记忆吧

我们曾遇到过同样云游的魏无羡和蓝忘机

虽然我应该叫魏无羡哥哥可我并不想叫,我不是很喜欢他,应该是天生的吧

听说魏无羡和爹爹是修的一种道法,这种道是要引怨气入体的

我听着感觉很厉害,可是已经跟着阿爹练了,就干脆放弃了,何况,我连怨气都没有,练什么练?

看着手里的霜降感觉吃了一口狗粮,同时霜降也嗡嗡了一下,表示赞同

他们现在已经定居在了一个地方,有山有水,不过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估计又去哪里夜猎了吧

气的我哼哼两声跑去云深不知处见了找瑶爹爹去了

说道夜猎,我第一次夜猎的时候还是阿爹带我去的,爹爹似乎很嫌弃我夜猎,他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浑身不舒服

没有办法的阿爹只得独自带我出去

虽然见过的走尸有很多但这次是第一次上手

平时见阿爹用霜华干净利落的动作简直一气呵成

可自己却怎么也不敢上手

“没事,凭你的灵力对付这几只还是挺简单的”阿爹在我耳边温声提醒道,可我还是不敢出手

几道符从我耳边飞过贴到了几具走尸的脸上,接着爹爹就从树后冒出来打了个响指,那几具走尸遍全都不动了

“仔细点,看清楚”爹爹说“走尸行动缓慢,每次下手前抬起时都会先钝一下”

然后又打了个响指,那些符都落了下来,走尸又开始继续行动了

我仔细看了看果真如爹爹所说完全相符,我立马找到了诀窍三两下就解决了问题

回去的时候阿爹笑着问爹爹:“不是说不来的吗?”

爹爹呵了一声理直气壮道:“只是无聊出来遛弯而已,想让你们早点回去”

阿爹笑了笑:“好好好”

唔,这天起来,爹爹和阿爹又不见了

我想也不想便知道他们又去哪里玩去了

打开房门便看见他们还没有走远的背影

**

他们十指向扣,向着天边微微泛着金光的前方走去

晓星尘的眸子内的温柔都快泛出来了,薛洋笑嘻嘻的正和晓星尘聊着什么东西,他们并肩而行,向着面前的光明走去,而背后正是跟了他们一辈子的两把剑,矛盾却又共生,相互扶持又排斥,或许只有这样的极端才会得到完美的平衡吧

晓佩潇突觉一阵微风吹起,耳边正有微风哗啦啦的声音,他仔细想了想

这股子味道 是桂花吧

end.....

哦 突然想起来了 因为自己已经千粉了

我同学就推荐要不要搞什么抽奖 毕竟他50粉的都抽了我这.....

然后抽奖的奖品是晓薛的别针 自己画的 如果你们信的过我的画风的话....

邮费自付


至于抽奖条件...就关注我的里面抽吧

然后过几天我会把别针的图片po出来,你们自己考虑要不要抽


你需要我的血液吗?⑥完结

“我....别杀我好吗?我有糖果和你交换”小女孩缩在角落里恐惧的看着面前嗜血的薛洋

薛洋红色的眼睛里反射着月光,血液从他手掌滑落,凭那伤口开来应该是用某种力气划伤的,地上正是女孩父母的尸体

薛洋凑近到女孩面前,仔细看了看她手掌心里的那颗糖果

糖果的包装已经被恐惧的女孩捏的皱皱巴巴

但吸血鬼的嗅觉天生就比人类灵敏,他闻到了糖果里发散的甜香味

薛洋糟糕的心情被这阵香味安抚了一阵子,他弯起嘴角捻起了他手中的糖果

刚刚那两个血猎冲上来刺他的事情就算了

他决定留这个女孩子一命


“收下了”他说着就剥开糖纸把那颗糖丢进了嘴里,转身就往窗外跳

金光瑶随后就跟了过来“你就这么把她放了?”

薛洋回头看他一眼:“你把他杀了?”

金光瑶摇摇头摊手道:“你要留,谁敢杀啊?”

薛洋“哼”了声,笑道:“我又没让你不杀”

他用舌尖舔着那颗果糖,橘子的味道填满了他整个口腔,他咋咋舌,觉得甚是满足金光瑶当然也闻到了味道他挑挑眉道:“糖?”

薛洋点点头,说道:“这东西挺好吃的”

“人类那边都是这种东西”金光瑶摊手“五花八门的,我都觉得新奇”

“哦....”薛洋听着哦了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内心却打着算盘

“哦,对了,我把她抓起来了”金光瑶突然想到

“你抓她干嘛,那么瘦,看起来就没多少血”薛洋道

“我要是不抓,他给人类通风报信怎么办?”金光瑶说“我抓她都不错了,天知道有多少人类想得到血族的初拥,明明那么希望和我们一样,干的却是反抗的事”

“鬼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向往强大却想打压强大”薛洋表示不理解


自那次后,薛洋就会时不时的往人类的政府城市去吃甜品,然后就会遇到了晓星尘

其实前几次他还奇怪着为什么每次都能频频碰到晓星尘

后来他就明白了,这家伙怕不是喜欢他


不过晓星尘估计还不知道他是吸血鬼吧,薛洋完全不介意用晓星尘的血液来填饱肚子,毕竟晓星尘的血闻起来是真的甜


为了能吸到晓星尘的血液,薛洋可以说是费尽了功夫,可晓星尘警惕性很高,一般他靠近的时候都会发现,薛洋默默想到:“你又不是血族干嘛那么警惕”

可惜,他们很快就在战场上见面了,薛洋最后还是收了手,自愿的被囚禁起来了


**********

晓星尘哪能接受前一秒还醒着的薛洋后一秒却睡的一动不动

天知道他这个时候有多慌


他忙把薛洋从床上捞起来,飞似的去了医务室,可人类医生也检测不出什么东西,血族的生命本就比寻常人类要长,人类哪能凭十年的时光彻底了解呢


他急忙叫了魏无羡来


魏无羡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他一见薛洋才松了口气忙摆手道:“没事,冬眠而已,时间不长,顶多一年”

“可他不是....已经...”晓星尘想补充什么,可还是闭了嘴

“初拥是吧?”魏无羡揉揉脑袋“的确没什么事了,可还是要睡一年”

魏无羡想了想最近得到的消息才道:“金光瑶把他放出来的吧,他就算准了薛洋会昏睡一年才会这么容易把薛洋放出来的,醒了直接回血族”

坐在薛洋床头的晓星尘愣了愣,手里抓着薛洋的手掌

他的指尖是冷的,怎么暖都暖不起来,就跟死了一样


晓星尘知道,或许刚刚那一面,是他们见过的最后一面了


***********


晓星尘待在这里已经有整整一年出头了,谁都不知道这位战果丰厚的少校为什么要在这里

他熟悉的推开那扇门,本以为那位睡美人会在里面接着熟睡

可他发现其实并不是,人已经不见了

同样不见了的还有薛洋的围巾


他连忙掠了出去,一路向着人类领地的边界跑去

这两领地中间有一道长长的跨江大桥,当他到桥头时,就看到薛洋已经走过一半的背影

“薛洋!”他大声喊到


可惜这桥实在太长了,他的声音消散在清晨浓浓的水雾中,薛洋并没有停下向血族区域走去的脚步

晓星尘见他并没有停下步子,连忙追了上去,边追边卯足力气喊道“薛洋!”


这次薛洋终于听到了,他吐着冷冷的水雾回头疑惑的看向后面“晓星尘?”


可才刚刚把他名字喊出来,晓星尘便冲了过来一把把他给扑倒,凭他急促的喘息就可以明白他跑的有多急多快

正当薛洋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要完,晓星尘的手便把他的脑袋都包住了,他两便一同倒下了清晨的阳光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