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o风小城

文笔不是很好...承蒙大家厚爱和观看...真的很谢谢你们..
个人萌的cp有瓶邪 黑花 喻黄 伞修 晓薛 曦瑶 杰园个人吃可逆不可拆,有洁癖

置顶


这里风小城
文图双修
墙头很多

经常会写晓薛文 但是
   淡圈
☞文会接着写☜
文下不会回复评论
碎碎念会回复
写文文笔随着状态不定....写成流水账是时常的事

有问题,或者授权可以私信找我

会回复

以下是我文中晓薛的私设(待补充)
*霜华是有剑佩的,剑佩是抱山徒弟每个都会有的,剑佩对抱山之徒们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般只会给自己的心仪之人
*降灾霜华都是有灵智的,而且都还蛮傲气的
*霜华被晓星尘强行认主薛洋
这也是我当时看完文的推测,我认为霜华肯定有灵,并且在晓星尘死后还依旧愿意让薛洋使用
类似魏无羡的随便那种,舅舅都拔不开
(详情见百日晓薛霜降篇看原因)
*个人十分喜欢给薛洋安上些病状
最长见的应该是胃病 结合小时候没有任何人照顾的原因,经常上一顿没下一顿,加上食物不干净等原因结合出来的
*鬼修只有强弱只分,而且数量很少,因为只有内心有恨意才会修得此道
江湖上有很多人强行想修,只不过大部分都是平平无奇的鬼修
加上修了此道很容易丧失神智,世家都十分避讳,甚至排斥
*怨气入体
薛洋不是像魏无羡那样直接因为极度的怨恨那样光速入门
是在手指被撵断后的8年里慢慢积累,越积越多,算自学
*恶友相见是夜猎...金光瑶自以为的夜猎,当时的薛洋是个小混混,不知道那玩意是啥
他去夜猎只是为了找走尸实验
*灭门常家是为了实验阴虎符,加上为了报复小时候的断指之仇,恻隐之心下弄死了他们
*晓星尘的脾气属于温和,不属于温柔
*晓星尘身上的香味檀香 ,薛洋身上的味道就纯甜
如果以后写abo的话直接照搬这个当信息素的味道

关于想做定制品的手书jpg
我觉得我要咕
【晓薛】向的吧

请你们光速结婚(7)

一大早导演就满走廊的大喊他们起床
敲他两的门可那敲的一个响,砰砰砰跟打雷一样,薛洋口里含着牙刷,翻了个白眼,吐掉口中的唾沫,咕噜咕噜两下漱了个口,才出了浴室
他随便挑了个卫衣就往身上套“这么说,这还不是我们一直住的地?”
晓星尘喝了口热水,看了看路程表回道“目测是这样...听说过xx去哪没?目测就要按那个形式来”
薛洋无奈的又翻了翻自己的行李箱,数着如果这几天不洗衣服是不是可以撑过一整期节目
事实当然是
不存在的的啦

晓星尘见薛洋正鼓着嘴翻他的行李箱,笑叹着这人可爱便问道:“找什么呢?”
薛洋边翻边回:“在预估自己的衣服是不是可以撑到节目结束”
“噗,你可以不用洗”薛洋疑惑的往着他,等着他提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好想法出来“你可以许愿祈求小精灵来帮助你洗衣服”

“.........”
薛洋一脸你神经病的眼神望着他

“不好笑吗?”晓星尘尴尬的搓搓手“明明这里的人都挺信奉小精灵的”
“但你不是这里的人”薛洋答道
“入乡随俗 入乡随俗”
“那好吧”薛洋站起来双手并拢做祈祷状“希望有个小精灵能帮我洗衣服”
说完还望向晓星尘“这样?”

晓星尘无奈的点点头“或许吧”

他两下去吃早点的时候见到了满面笑容的金光瑶和一脸沧桑的魏无羡

怎么说呢

这个事情还要回到昨天抽签领房间的时候了

还真被晓星尘预估对了 虽然他们抽到的是①但环境也不算太差

和抽到④的魏无羡比简直不知道要好到哪去了
也不知道节目组怎么搞的,居然在这里找到一间阁楼似的地下室
两个一米八几的男孩子咱在里面连腰都直不起来,而且没有热水,沐浴都要跑到金光瑶那边借
还得冒着冷风赶回小阁楼

这光听就知道有多么凄惨

幸亏他两一对,不然得冷死

薛洋往嘴里塞了个吐司,在内心深深表示了一下同情
话说昨天他们房间也挺冷的,可是早上起来时还蛮暖和的啊....

薛洋还没有细想,导演就拿着一张进程单走了过来解释
搞半天他们今天还要做一整天的车程到一个景点去,昨天晚上只是刚巧给节目添加一些乐趣才举行的分房游戏

“噗”这是薛洋当时的内心想法,当然他也发出了声响
接着跟着的一路人的默默的憋笑

住了一晚上不必要的地下室的忘羡表示十分委屈

又要进行漫长且无聊的车程,大家对抱着手机刷x站的生活没有任何乐趣
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聊起了天
扯着扯着话题就扯到薛洋这次打比赛上了
“哎!听说韩国打比赛的时候还带了整整一盒泡菜去?”魏无羡扒着椅背,兴致勃勃的问薛洋
薛洋看了他一眼回道:“你不是打过一次的吗,教练?”
“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他们现在是不是还是这样的呀”魏无羡又问道
薛洋哼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坐姿“你以为得到场外信息那么简单啊,给报酬”
魏无羡嘿嘿一下,就料到他会这样从包中拿出一袋糖“这样吧,我问一个问题,给你一个”

“全拿来吧你!”薛洋伸手一扒拉,一整袋糖就全跑在他手上了,他打开袋子抓了一把给了他的好队友晓星尘“是啊,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整天泡面加泡菜,恨不得整个人身上就那股味,每次中午的时候那边他们休息室那边就一股这个味”
“那他们吃这个不腻吗?”绵绵凑了个头,跑过来听他们讲话
“腻啥啊,我看他们吃一辈子还喜欢呢”薛洋哼哼道
“可能是他们从小吃那个东西,已经把泡菜当了主食吧”晓星尘把薛洋刚刚递给他的糖分了一大半半给绵绵“你带过去分给他们吧”
绵绵小声说了声谢谢,侧过头问阿箐“你想吃哪个口味的?”
阿箐看了看,挑了个口味,加入了他们的他们的谈话“谁的糖啊?”
薛洋摇摇手中的袋子“我的”
“你这么大的人还吃糖啊?”
“咋了,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哪敢有什么意见呐”
......

见话题势头逐渐争吵,晓星尘连忙问薛洋“然后呢,他们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薛洋摊手“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
“不过的脸不是记的蛮全”

薛洋一顿嘲讽下来足够让对手暴毙的言论出现在节目中,不禁想起赛前韩国队气冲冲的从薛洋队伍的休息室冲出来的场景
那时刚巧碰上记者采访,那队员脸色转的可快了呀
前一秒脸色阴气沉沉,后一秒阳光灿烂,看的苏涉都把手中的手机给惊掉了

想到这的晓星尘又一脸莫名问道:“那上次,那个队员为什么在后续采访说你们人很好啊”
薛洋转向他回道:“因为他是过来挑衅的”

那个队员知道了薛洋手伤的事情,故意跑到他们休息室中大骂薛洋只会逃避,遇到强有力的对手只会下场休息换人,想着引来记者采访记录,就算赢了,他们当天也会被言论淹没,再他们回国后委屈一下说什么“我们抵不过兴奋剂药物的作用”
再和薛洋回国后的退役一事相互迎合一下
差不多就算坐实了

苏涉在那人说第一句话时,就叫来了记者,不过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的记者,是他们队中的记者
并叫来保安和裁判员

保安的作用就是堵住那个挑衅之人找来的记者
而裁判员....就是让他把这个智障领回他们队伍里

没想到裁判员倒是先到了一步,把那人请了回去,出来又刚巧碰到薛洋自家队伍培养的记者,为了不丢形象,当然笑的光鲜亮丽啦

把那报道先一步发了出去,造成了反方向言论,他们当然只好说薛洋人很好了

听完一切八卦的一群人都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薛洋嚼着糖果“怎么样,我都坦白了,不要再深究我的事了吧,说说你,魏无羡!怎么样,昨天睡的舒服吗?”

被点到名的魏无羡一脸绝望“别提了,我本来以为是公款吃喝,结果就是过来折磨我的,听说以后吃东西节目组都不供应的,我我们自己动手,你们几个,除了我师姐谁还会做菜的嘛?”
一群人默默摇头
然后晓星尘举起了手“我会”

“你不是心理学高材生吗?”薛洋诧异的问道
“心理学高材生就不能会做饭吗,就好比你,电竞选手就不能炒菜吗?”
“我还真不能”薛洋伸出爪子“我这手可贵了”
“好吧......”

薛洋拍拍晓星尘的肩膀“那好!以后做饭任务就全部交给你了!”
“还有我,有我”魏无羡快速举手“带我和二哥哥吃个便饭呗?”
“别忘了我”听他们聊很久的金光瑶也插了进来“带上我们这一组”
薛洋立马把晓星尘的一只手臂抱住“干嘛?还带抢队友的啊”

在一堆不会做饭的宅男中,晓星尘明显成为了一片香馍馍,当事人还没有同意就被拉到到处分配
晓星尘捏了捏薛洋那价值万金的手“不就多做一点,没啥麻烦的”
见晓星尘同意,占到便宜的两人便惬意的挪回到座位
“哎哎,你除了厨艺这个技能点,还点了别的没?”薛洋见那占便宜的两人回去了,凑到晓星尘耳边偷偷问道
“嗯...唱歌算不算?”晓星尘想了想,觉得自己貌似也没啥其他的才艺了
薛洋挑挑眉“唱一个?”
“你不是听过吗?”晓星尘莞尔“x站上都是”
“可我觉得现场更好听呀”薛洋回道

晓星尘觉得自己被撩了,可看薛洋的小表情,貌似也只是他平常说话的方式吧,暗骂自己想多了,便立马正了正坐姿,轻咳了两声,缓缓开口

“千万不要说天长地久,免得你觉得我不切实际
想多么简单有多么简单 是妈妈告诉我的哲理
脑袋都是你 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好甜蜜
念的都是你 心里都是你
小小的爱在大城里只为你倾心”

晓星尘的声线很舒服,为了不吵到大家还特意压低了声音,骨子里温柔的性子都从声音中慢慢扩散到整片区域,车内安静一片,仿佛就是他一个人的秀场,像在给摇篮中的婴儿唱着最温和的安眠曲
大家都默不作声的听着或者玩着手机,可谁都没有一个人打扰

突然晓星尘觉得右肩一重,一个脑袋啪的一下就倒在他的肩膀上,不用想,那人就是被晓星尘安眠曲安眠了的薛洋宝宝
“还睡啊”
晓星尘想到
可还是不动声色的把这个大宝宝搂了过来,让他睡的更安稳一点,又想到他刚刚和阿箐斗嘴的场景
“跟个小孩子一样,明明比人家大”

然后口中换了个曲
“我和你迷路在人海
也看不清未来....”

*到底是谁先动的心呢~

请你们光速结婚(6)

*唱见晓x电竞洋

*论坛向+正剧

微博评论

【眼中的你们】节目组:

终于开始了第一天拍摄!

想知道你们心心念念的up主们被我们拐去哪了嘛?

想知道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子的嘛?

想知道你的喜欢的up主和谁一组吗?

[视频]3:41秒

[动图GlF]×9

中国牛逼: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吧!薛洋居然不知道自己哼的那首歌的唱见是谁!

折叠303条评论

<噗....谁叫薛洋脸盲呢,打比赛的时候他都不记得人家对手的脸

<真男人从不记手下败将的脸(推眼镜)

<薛洋太好玩了吧!

在下名叫魏无羡家的走尸:

啊啊啊啊啊!羡羡参加节目了!!快!救护车!!我要吸氧!!

折叠421条评论

<哈哈哈当代迷妹的写照

<我看你不需要救护车,你需要血包

<滴嘟~滴嘟~滴嘟~滴嘟~(救护车来了)

洋洋洋洋洋洋洋洋洋:

我爱薛洋!!嗷!我爱他!

折叠367条评论

<他是我的!!你爱他有没有用!

<呸,你们抢我儿子有什么企图!洋洋来妈妈怀里!!

<我要去投喂薛洋,你们谁都憋拦我!!

惊蛰我要循环一万年!:

QwQ星星太温柔了叭...15555最佳男友了

折叠541条评论

<星星太好了呀

<真好

<他简直太美好了

<他笑了,世界就亮了

<????惊了,人家迷妹都是嗷天嗷地嗷空气,怎么就这里画风不同(圈外的震惊)


--------------------

“我们要去哪?”薛洋迷迷糊糊的扒开了眼罩,抬手就把挡着窗户的挡板拉开,外面早已经黑了个遍,只有星光闪烁,又泄气的挡板啪的拉下

晓星尘看了看节目组的计划单,把书翻了一面回道:“冰岛”

“靠”薛洋暗骂一句“神经病吧,这么冷还去什么冰岛”

晓星尘闷笑了一下,又把书翻了一页,薛洋却没好气的座起来“看看看,看什么看,少看一页又不会死”

晓星尘却无奈的把那本书的封面翻给薛洋看,薛洋凑了上去,慢慢的认了会“冰岛旅行大全?全英文?”

随后他又说“你还蛮厉害的啊”

“其实冰岛地热资源十分丰富,如果不出门也不是特别冷的”晓星尘慢慢的科普“应该快到了,不过这个季节...那边应该天还是黑的”

“哦”薛洋不想听你叨叨并给你了一个后脑勺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落下了

可众人到达当地的时间却已经快22点了

节目组还要做做样子给大家抽房间

薛洋又是盯着那个①了良久,思考着他估计是和这个数字杠上了,第一次碰到了自己不愿意组的队友,第二次又是什么呢?

他托着行李,跟着上了去往他们房子的车

晓星尘在一旁安慰道:“既然是①环境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虽然冰岛无人区比较多,但也不会把我们安排到那边去”

薛洋白了他一眼,想到“我怎么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跟着纸条找到了他们的房间号,推门进去却还发现挺好,就是..有点小......

这就是个单间吧?!

你看只有一张床!

等等!

一张床?!?!

这么说,我要和这个男的睡一张床?

“这么小,不会是个单人间吧?”晓星尘和他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他又抬起手,仔细看了看那张纸,上面明确写明了“一组人只有一个房间”

虽然他觉得薛洋挺可爱的,但是也不能这么快就同床共枕吧?!他和他的好发小宋岚都没有这样过!!

两人的世界观被迅速摧残和重建中

这个破节目确定不是xx去哪?

就算是个亲子向游戏,人家好歹也是亲人吧

他们 第一次见面 两个男的 性取向正常的男的

睡一张床

“唉...”最终还是晓星尘先叹了口气走向薛洋

“你干嘛?”薛洋警惕的盯着想他走来的晓星尘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晓星尘无奈的摊摊手“快1点了,明天7点就要起,你确定不睡吗?”

薛洋愣了一秒

对啊!亏待什么都不能亏待了自己!

这样想着就立马从行李箱中寻出睡衣跑去浴室火速洗了个澡

等彻底熄灯躺上床时已经1.30了,他房间里的暖气不是太足,但等被子里的温度上来时就不会感到冷了

也正是因为这点,晓星尘也没想下去找遥控器调节温度,毕竟冰岛还是冰岛,冷是肯定的

人总是会在睡觉中时不时的翻身,晓星尘就是因为这一翻身触碰到什么东西,被冻的一灵机

他奇怪的向自己床边摸过去,伸手全是冷冰冰的一片,等摸到薛洋时,发现他早已经缩成了一个虾米,脚冰凉的和没有裹被子一样,只有腹部才有微微的热度

他是知道有人体寒,可没想到在被子里这么久都不见回暖的

总听人说体寒的人,都是小时候留下了着凉的根子,才会一直把这东西带到大,可凭薛洋这得理不饶人的性格来说,又有谁能惹的到他呢?

他慢慢的把薛洋拉到了自己身边,用自己的体温暖着他冰凉的脚背,薛洋感到了热度,也不管不顾迷迷糊糊的往晓星尘怀里凑,就差没扒着他了

晓星尘被他浑身冰凉的温度冷的直呲牙,却又看了看薛洋的睡颜,裹紧了被子埋头睡去了

睡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请你们光速结婚(5)

*唱见晓x电竞洋

*论坛向+正剧

这个节目虽然打着投资最大的综艺,可薛洋看来也只是公费吃喝跑出去玩,也就是多了个摄像机和他们一同去玩
他们想让粉丝看看他们期待的明星是什么样的是啥样的,毕竟这种节目真的太少了,所拍的几起还都只是规模十分小的综艺
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他们这种所处在网络背后的“明星”们号召力也会很大
节目组就是看在这一点,所以才耗巨资打造了这个节目,或许就是想拿他们试试水
所以对薛洋这个长年不出门的宅男来说,就是像重新打包了一堆自己不用的废物
而且这些废物在拍完10期节目后就会全部一股脑丢掉

又直播了几天,把每月的合同期时间直播满,就躺在家里当起了宅男
有时候定个外卖都可以碰到他的粉丝,和小粉丝拍照签名祝福了三连后又窝进了屋子里

直到半月后金光瑶的破门而入

薛洋当时还叼着半只鸡腿,自己家的大屏幕还放着最近的美剧一脸“???”
他不急不忙的把剩下的鸡腿咬了一口“干嘛啊?”
金光瑶见他衣服没洗,垃圾满地,一脸绝望的问他:“下午就要去节目组报道了你东西准备好没?”
薛洋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堆东西说道:“都在那了”

金光瑶顺着目光看过去,默算了下好歹有几件能用的,他把薛洋拉起来推到浴室里“去洗澡,下午没去我就扣工资”

“..........”

薛洋默不作声的拿起了衣物,转身扭进了浴室
“他怎么知道我想蒙混过关不去那个破节目的事情?”
他默默想到

其实薛洋弄这事已经有好几次了...
再让薛洋溜走?
不存在的

金光瑶绕着薛洋房间里转了好几圈,似乎在思考着往哪下手清理东西,他摊开旅行箱发现里面标签都没撕,保护膜还在上面挂着,绝望的挑起了衣服
当薛洋浑身冒着热气,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东西已经打包完全了,连他今天要穿的衣服也准备好了

薛洋:感受压力

宅男薛洋表示他在家中半月时间,长期不见阳光,睡眠时间颠三倒四,就和住在城堡中的吸血鬼,见到阳光就会被消灭一样极其煎熬
享受着和床共度最后几小时的时光,才不情不愿的拖着行李箱想着报道点走去
报道点早已经有许多人在等待着,有几个人一见薛洋立马表示了热烈欢迎,并祝贺他斩获冠军,薛洋僵硬的笑笑,拎个行李箱往队伍后靠
默默掏出手机搜索了节目的名称,寻找着熟悉的参加人名

经过一番搜索后,还发现了好几个比较熟悉的人

比如 魏无羡和他男朋友

还有 金光瑶和他感情十分暧昧的男朋友

.........艹

搞了半天,就他一个单身狗?

他又翻了翻,大部分都是认识但不熟的人,他记忆中似乎在某一次x站搞得什么线下活动中和一些人见过面的...吧?
扫了两下,薛洋手指又落到了晓星尘的名字上

他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虽说那淡泊的印象只是建立在那次在直播间中的那首歌上
想着他还哼哼了两句晓星尘唱的那版本主题曲
然后那人就跟法术吟唱被召唤的一样,出现在他的身后

“卧槽?”薛洋没差点把手机直接甩飞“你瞬移到别人身后不喊名字吗?”
晓星尘一脸无辜,委屈的回答:“我喊了你名字...你一直在玩手机....”
薛洋扶额“你谁啊?报上名来”
晓星尘好笑的回道:“我明明听见你在哼我唱的主宰,难道还不认识我啊?”
薛洋愣了愣,又仔细听了听晓星尘的声音

好像...似乎...大概...

是一个人吧...

“啊...你就是晓星尘哪”薛洋这样说,又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从荷包中掏出了颗糖拍在了晓星尘手中“初次见面,你的礼物”
晓星尘愣愣的看着手中那颗糖果哭笑不得,见过送见面礼的,没见过送这么...即食的
他把糖塞自己口袋里,也同样木楞的打了个招呼“初次见面”
他觉得自己的尴尬癌要爆了

这一幕早就被节目的摄像机全程跟踪似的拍了下来,所以啊,晓薛的第一次见面就在如此尴尬中展开了

节目组似乎也知道各位up主们都不是很熟悉,所以专门留了这将近半小时的时间来一个个自我介绍

大家都是up主,都很会炒气氛,不一会场面就十分热络起来

金光瑶拉着薛洋上了场,开始了自我介绍
“大家好呀,我是金光瑶,一个拍摄vlog的up主,平常嘛就喜欢看看书啦,外出玩玩,希望和大家能和平共处呀!”
各up主都心照不宣的微笑鼓掌并表示欢迎
金光瑶是什么身份,他们难道还不知道吗?他们一个个的合同都还摆在他家抽屉中呢

“阿瑶!”蓝曦臣最先开了口招呼道“没想到阿瑶也会参加这种节目,要是能和你抽到一组就好啦!”

金光瑶把旁边的薛洋一拉,对着蓝曦臣抱怨道:“哎!要不是因为这个小崽子想要出来玩,我也不会参加,没想到居然真的能见到二哥!”
被金光瑶拎到他身边的薛洋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很像那只被宰的竹鼠,就差那一句“这只竹鼠中暑了,不如我们......”

薛洋:微笑中透露着mmp

薛洋的加入当然是给了这档综艺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节目组巴不得多多出现这几次十分意外“意外”
等各位的终于介绍完时,节目组才拿出一个小箱子,让大家抽一个号码,抽到相同号码的,就分为一组
一共五组,每组两个人

薛洋盯着自己手中那张①良久,最后还是决定等他们分好组自己找那个落下的
等啊等啊

嗯金光瑶和蓝曦臣
很正常嘛,金光瑶硬性要求的,节目组不可能真的要违抗吧

嗯阿箐和绵绵
两个女孩子嘛,正好

嗯魏无羡和蓝忘机
也蛮正常嘛,毕竟本来就是一对

那剩下的就是江厌离和温情了

江厌离嘛,也不错,温柔大姐姐,和他一组起码不会愁饭吃了

温情嘛,也还可以,会医术,虽然凶了点,还是蛮关心人的

嗯?嗯!
他们怎么一组?
那我和谁一组?

他环顾了下四周,却只看到晓星尘一个人单着,而且正在看向他....举着号码牌朝他笑

提问:

现在跑还来的急吗?

谁家洋洋掉了!!!


(我怕是疯了 东西都没画完跑来摸鱼)

请你们光速结婚(4)

*唱见晓x电竞洋

*论坛向+正剧

*终于要见面了

贴吧

【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中国牛逼!】

1L

China NO.1

2L

China NO.1!

3L

China NO.1!!

4L

China NO.1!!!

5L

China NO.1!!!!!

6L

China NO.1!!!!!!!

7L

薛洋牛逼!

8L

苏哥哥牛逼!!

9L

全员牛逼!!!

10L

薛洋最后那一刀太厉害了吧!对手都没有想到他会硬接那一下

11L

我大学生,那天我们整个男生宿舍楼都在喊,我带头喊了个中国牛逼,接着全部的叫起来了2333

12L

我我我!我们也是

13L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大学

14L

当时直播间直接都被刷到卡退......

15L

我也卡退了......说多了都是泪

16L

我们学校因为有人打赌....当天晚上在女生宿舍下面喊“中国牛逼 薛洋牛逼 苏涉牛逼”(笑cry)

17L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

18L

你看到微博薛洋点赞的那个v没有,当天得冠的时候微博都在幸灾乐祸的要他裸奔,他当时在直播看比赛嘛,二话不说抄起摄像头就往外面跑

边跑边喊“中国牛逼”

1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主要是还有人跟在他身后...他喊一句,后面人就跟着喊

20L

厉害了(目瞪口呆)

21L

当时他们举起奖杯的时候我都哭了,15555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22L

薛洋最近的直播都停了15551好像见见他啊

23L

楼上摸摸!过段时间x站会有个节目,薛洋被邀请了!到时候我们可以长期看见他了!

24L

!!!期待!什么节目啊!

25L

不知道耶,应该是综艺吧.....类似旅行那种?

26L

???一个电竞选手去旅行?

27L

.....这有啥惊讶的....人家cv也去旅行呢....

28L

哎呀,无所谓啦!都是有名的主播!

29L

这和娱乐圈的那些有啥区别......

30L

嗯....我觉得这个圈子可能比较自由吧,其实我也觉得快没什么区别了

31L

还是有些区别的...这里相对来说毕竟大众,认知度也没那么广吧

32L

也是,不像明星,一出门就被认出来

33L

说到娱乐圈...薛洋的颜值貌似也不差呢...

34L

不止,魏无羡 金光瑶 蓝家两兄弟 晓星尘......

有哪个颜值差过的?

35L

别说,榜上前20的有哪个长得丑的?

36L

还真没有(笑哭)

37L

我吹爆晓星尘的颜好吗!

38L

我也吹爆,不仅长得好看,脾气也好(看向隔壁聂明玦)

39L

哈哈哈哈哈怎么了怎么了!聂大人还是蛮好哒!

40L

晓星尘是真的高富帅....他大学学的心理吧?

41L

是的!现在好像是个心理医生,他自己说唱见只是副业(再见)

42L

我第一次见到副业的粉丝能上500w+的

43L

话说,薛洋他们要回国了吧

44L

嗯,他们快回国了,马上要开记者会了

45L

嗯,是的...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吧...

46L

明天!本来是今天晚上到的,结果飞机延误了...

47L

哇,才刚刚回来就要参加记者会?

48L

唔,听说电竞选手不能因为得冠军就不训练,容易手生

49L

呜呜,好期待明天

50L

明天我可以去现场看洋洋和苏哥哥,激动!

51L

羡慕!

52L

十分羡慕了!

53L

全世界都去了记者会15555555


今天才刚刚回国,就被通知要回公司开什么记者会,一队人都套着西装,系着领带,在后台整理自己仪容,明明是刚刚获得冠军的队伍,气氛却格外消沉,薛洋当时预定的本是回国后就宣布自己退役的事情,但谁都没想到这件事却来的这么快

记者正不停的催促他们上台,众人全都不情不愿的磨蹭着

刚刚出场,闪光灯好似要闪瞎他们的眼睛似的,狂轰乱炸向他们袭来

薛洋皱皱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开始了面无表情的念稿.....

等记者的问题差不多都回答殆尽,他才站起来,记者的摄像头就随着他的起身,聚拢到他一个人的身上

他咳了咳缓缓道:“其实今天叫你们来还有一件事情”

下面一片沉默,都等着他爆炸性的发言

“我,宣布退役”

此话一出,下面先是沉默了几秒,接着,就像一个个引燃的爆竹,炸的不可开交

同时,记者团后面的粉丝们都十分震惊,场面一时混乱不堪,有人在质疑,有人在哭泣,有人在诘问,甚至还有人指责

每个人都沉寂在自己所接受的现实中,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场内的保安正在高喊着“安静”,粉丝们在表达着不满,台上的选手们在沉默,只有言论中心的薛洋,在等着他们这些小脾气的发泄

他抬起手边的麦缓缓道:“之前曾有媒体谈论我手部问题,现在我正面回答一下,我的手的确出了问题,不管这次有没有获得冠军,我的结局还是停止职业生涯”

“很感谢一路支持我的人们,谢谢”

薛洋说完这话还鞠了一躬,倒是让记者们吃了一惊,毕竟薛洋这种人...这种礼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虚无,可今天....或许退役不仅是对他别人来说,还有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成长吧

薛洋一直都是住在训练营里的,各类家具也全是在训练营里的,一瞬间要把所有东西带走还真有些不习惯,他只好把房里的东西全部送人,送的七七八八后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房子是比赛前就租好的,搬家公司也早把东西送了过去,留给薛洋拎的也只有一个满载他职业生涯回忆的箱子,他可不放心把这东西给搬家公司,自己拿着才安心

苏涉把他送出了训练营,薛洋就摆手让他不要送了,提着个箱子就离开了

和搬家的工作人员把东西清理的差不多了才打开了电脑,开始了今天的直播

因为今天还没有吃午饭的关系,肚子早就饿的咕咕直响,点了外卖却还在运送过程中,翻了半天自己的冰箱除了找到快过期的罐头,就只有糖纸不见的大白兔奶糖

喝着没了气的可乐,薛洋顿时觉得有些惆怅

直播间的弹幕越刷越满,大部分都是在问他退役的事情

毕竟现在连x站挂在顶头专栏的内容都没撤下,薛洋就搞了这么一出,大家都被他这一手打的措不及防,另外,薛洋也因为这次取得冠军的原因,粉丝从跌下来的第八火速升到了第一

薛洋打开游戏,冷漠的盯着游戏开屏的祝贺对弹幕回答道:“事实啊,我手伤了,还这么打,再打下去只能拖累队伍,这不是作死吗?”

一时间他那边也只有鼠标的敲击声,凭意愿打开网易云,随便点了个游戏歌单,就点了确定开始了游戏

边打边听歌,打着打着思绪就被bgm给拉走了,他自言自语的来了句“这歌还蛮好听”

弹幕听他这样说,迅速爆出了唱这首bgm的人

“bgm_主宰.晓星尘”

“是晓星尘唱的啊!”

“唱的就是这次比赛的主题曲”

“还是第一场解说时唱的呢!”

“洋洋要不要认识一下?他也是x站粉丝前20呢!”

薛洋看了眼弹幕,点开了网易云,盯着晓星尘的名字良久,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晓星尘吗?”

我追求的对象有脸盲怎么办 补档

https://m.weibo.cn/6504603657/4317455339732747


你需要我的血液吗(3)补档..

请你们光速结婚(3)

*唱见晓x电竞洋

*论坛向+正剧

*游戏战术无逻辑....我TM再也不想写战斗了...继伞修后的又一次游戏战斗画面

比赛如火如荼的紧张进行中,同时国内也同样正在如火如荼的讨论着,今晚就是决定分胜负的时刻,经过前几天的比赛,薛洋的队伍正所谓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惊心动魄的闯入了决赛

国内讨论的热度越发高涨,各种乱七八糟的打赌接连出现.....

得空闲刷微博的薛洋也不免想笑,他咬着棒棒糖一脸愉悦的看他们打的各种赌,这几天看下来连出家都都有,简直就是每日的快乐源泉

“他们能得冠军我就在当天裸奔!!!”

薛洋仔细一看居然还是个v,笑的他点了个赞

还没仔细看第二遍,经理就一把抽出他的手机,十分熟练的就摁了关机“不是说了,比赛的时候不要刷微博,不能影响你们的状态”

薛洋见刚刚拿手机的手空了,无奈的搓搓手道“别这样嘛,看到坏消息那叫影响,看到有趣的那叫调节心情”

“不行!”经理一口否决“你的手机在回国前我先保管着,回了国我再还给你”

然后炫耀似的摇摇他的手机,头也不回的走了

凭她鼓鼓囊囊荷包就可以猜出里面应该有不下三部手机

他们战队的手机应该都被经理收走了....

真是头皮发麻...

薛洋刚刚看一半的微博就这样中了断甚是不爽,暗搓搓的挪到苏涉的身边“哎!把你手机给我”

苏涉翻了个白眼,从荷包里掏出手机丢给了薛洋“玩玩玩,玩死你”

薛洋喜滋滋的划开屏幕,却看见有屏保,又朝苏涉道:“再把你手借我一下”

苏涉叼着饼干奇怪的问道:“我怎么给?剁给你?”

“呸!”薛洋呸了他一下,把他油乎乎的手指抓了过来摁开了屏幕

迫不及待的点开了微博,又看见那条消息,继续笑嘻嘻

刚刚浏览了没几分钟,他突觉身后一整诡异的目光正打量着他,这感觉就像他在上学时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抓包,和女朋友约会被家长发现,看小黄片被基友围观的感觉一模一样

他送死般的回头,就见刚刚走出去的经理一脸严肃的盯着他,经理向薛洋伸伸手,薛洋便老老实实的把手机交了上去

经理“嗯”了一声,一脸孺子可教的眼神,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房间

薛洋.22岁大好男青年.坐拥x站500w+粉丝.男人看了兴奋.女人看了嗷叫.游戏手法一流

被一个小经理鞭策的喘不过气,连一眼手机都不能玩,简直天理何在!

真是令人十动然拒!

咳咳,说远了

薛洋绝望的回头看向他亲爱的队友们“你们....”

“没有”

“+1”

“下一个!”

哦,令人失望的队友情

苏涉嚼完了嘴里的饼干拍了拍坐在他旁边的薛洋“省省吧,网瘾少年,几天不玩不会死人的”

“就是,再说了,我们的手机全被经理收走了,苏哥刚刚给你的是他最后一部了,就算是神仙都找不出来第二部的”一个人附和道

薛洋叹了口气,起身去翻在旁边的零食袋子,挑了几袋软糖坐了回来“不然呢,除了玩手机,你们还要出去逛啊?懂英文吗?训练完后就没事了,待在这里都快发霉了”

“你就省省吧,你看看你那老手!”苏涉指指薛洋敷着膏药的右手

“怎么了!怎么了!我都粉丝都说我手好看的”薛洋伸着五个黏糊糊的爪子向他们展示

苏涉认命的把薛洋的包甩给薛洋“走了走了,回酒店了准备比赛”

虽然决赛是在晚上11.00点,但大家热情依旧十分高涨,晓星尘也坐在了电脑前等着这场比赛的胜负

其实早在9点的时候就有人蹲在直播间里,弹幕

也早早的刷满了,整个网络好似都给足了面子,早就等待着这一刻

才刚刚开始第一轮的热身赛,紧张的气氛便引爆了现场所有的观众,又经过现场观众的呐喊感染到所有坐在电脑前甚至电视前的人,只要是正在观看比赛的人们,谁都逃不掉

大家都捏着一把冷汗,毕竟这可是胜负的角逐嘛

赛程度过了漫长的一个小时,薛洋却犯个小失误了,不是很致命,但是在这种局面上都会被无限放大,现在双方势均力敌,幸好前天打了封闭,要是等到薛洋手伤彻底爆发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终于在对方的一声枪响下,第二轮结束

双方的差距微乎其微,谁都会在下一秒领先或者超过对方

下场休息的时候医生看了看薛洋的手,点点头道:“没事,还可以继续打”

薛洋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点掉链子,象征性的喝了口水,开始讨论起下一场的战术问题

“我们尽量快一点结束”苏涉拿着对手的资料图纸“对手擅长打延时赛,我们尽量不要给他们延时的机会”

队员们全都点点头,薛洋继续道“他们暗卫太磨人,我觉得下一场的地图很有可能是沙漠海滩这张最大的图”

“得看我们出身在哪一边,如果是沙漠打的会很吃力,加上对方又有狙击手.....所以我们...最好改改方案”

...........

...........

主持人激动的宣布着最后一轮比赛的开始,全国上下就和正在比赛的他们,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这根绳就算只被微风吹动颤了颤,波澜就像泛起的最大涟漪无限扩大到整片湖水

刚刚出生薛洋便隐去了行踪

搞什么?他打的可是攻击位啊!

这是大部分人第一的反应,而有少数人却想着,薛洋应该是有别的什么动作,解说的魏无羡想到了,电脑前的晓星尘同样也想到了

晓星尘敲着自己的书桌,思考着薛洋的想法

这时,对方攻击位的选手摸到了薛洋队伍侧翼,引出了一人,他们立马就打成一片,那名选手一直在把那人往他们那片地图拖,想着让自己队伍的狙击手干掉他

可越拖越发现不对,就算要隐藏也不用一颗子弹都不开吧,他急忙把那人松掉,回头看向狙击手方位,却发现人已经没了

什么情况,他的队友都是摆设吗?

薛洋嘿嘿了一下暗道“傻啊,这边地图只有我们队的两个人,其他的四个人端你的狙击手去了”

对手的节奏已经被薛洋打崩了,只要一鼓作气,稳下去,赢是完全可以的

薛洋挑了把小刀和对手同是攻击位的那人单干,双方血条正慢慢下降,眼见对方的下一步攻击躲不了,快速切换防御,对面也没想到薛洋会硬接这一击,cd还再继续,薛洋抄着小刀就捅了上去

游戏结束

那一刹那仿佛全世界都在欢呼,看见结果的人都在呐喊,现场的观众都在尖叫,队伍里的队员们正在互相拥抱

薛洋被他们的拥抱勒的很紧,可就算这样他也不想推开他们,反正他也要退役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晓星尘恍惚的看着这个被围在中间人

他马上也会见到这个笑的灿烂的人了吗?